开启左侧

绝对调教四三章:名器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雷伤 发表于 2022-7-1 07:1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第四十三章
“主人,你希望小母狗阿言怎么服侍你呢?”
如果说之前看到的刚刚自杀失败,满脸清泪的林思言给人的感觉是令人怜惜的话,那么此刻一脸娇媚看着我的林思言,就像极了向我求欢时的司雯婧、黎星若,那种足以让全天下绝大多数男人欲血沸腾的媚意和娇艳,让我胯下的肉棒瞬间硬了起来。
不,林思言和司雯婧、黎星若其实还并不相同,在这之前,我们俩是两个阵营的对立方,虽然没有从她那里亲耳听到,但是自从我将她破处,凌辱奸淫并内射之后,我想她的心理一定恨极了我,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不顾一切地将我弄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思言却因为某件事,不得不向我谄媚求欢,与之前决绝的表情成为了鲜明的对比,这样一来,一会在我玩弄她的时候,一定会比操司雯婧和黎星若她们的时候更加有趣。
毕竟征服一个有难度的女人,给男人带来的成就感一定是比和那些极为容易得手的女人上床,要多得多的,并不是说司雯婧她们有什么不好,这只是男人的普遍心理而已。
就好比和一个妓女做爱,给男人带来的心理上的快感一定不如和一个处女做爱,哪怕前者的性能力远胜于后者,取悦男人的本事也比后者要强得多,但都弥补不了后者给男人带来的征服欲。
眼前的林思言就是如此,我心中的欲火快要爆棚,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美少女扑倒,只是心中的理智和疑问却让我停了下来,紧皱着眉头。
黎星若究竟和她说了什么,竟然真的能够让她如此娇媚地坐在床上,浑身赤裸地说着淫话,勾引着我。黎星若这两天帮了我不少忙,现在为止我上过的每一个女孩都和黎星若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只是前几次,我都很清楚黎星若在做什么,也能勉强跟上她的思维,也很清楚我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征服这些女孩的。但是这一次林思言的表现让我着实有些捉摸不透,后背甚至有些微微的发凉。
如果不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恐怕我就算能够和林思言做爱,恐怕心里也不会踏实。心中就如同猫爪一般的瘙痒,让我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打量着林思言。
林思言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但随即有升出了一丝明悟,她摇了摇头:“我答应过黎星若,我们俩之前的对话还不能告诉你,至于原因我也并不清楚,但这是黎星若的底线,我也不好勉强。”
我死死地顶住林思言的美眸,想从中得到一些答案,只是我失败了。林思言毫无疑问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在经历过一番心理建设之后,她的表情几乎无懈可击,让我根本看不出一丝异样。
换做是其他女孩,先不说别的,就像林思言这样浑身赤裸却又毫不遮掩,若无其事地坐在我面前和我聊天,恐怕都很难做到。我苦笑了一声,放弃了继续逼问林思言的想法。以黎星若这些天的表现来看,她不可能会坑我,最多是骗骗我,然后送上各种女孩子给我操。眼下她虽然瞒着我,但肯定是有她自己的原因,既然林思言不肯说,我也不可能真的逼迫她。
要换做是文语嫣,在我和她签署了母畜的契约的情况下,如果她不说,我随时可以决定她的生死,那么我还能从文语嫣嘴里套出一些东西来。
可是如果我把林思言逼得太狠,我除了一身力气,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林思言的手段,而且顾思盈刚刚走之前也说了,只要林思言大叫,她就会立刻从隔壁赶来。
到那时候,到嘴的肥肉可就丢了。我暗自摇摇头,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赶快将眼前这样一位娇滴滴的美少女吃到嘴里,好好地享受一番白天没能享受完的快感。
想到这里,我突然诡异地一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淫荡的主意。我清了清嗓子,坐到了林思言的身边,搂住了她略微有些局促不安的身体:“好,我也不问,但是你既然决定叫我主人,那总该拿出点诚意吧?”
林思言瞪了我一眼,刚想说话,又被我堵了回去:“你可别说不会,白天你的表现就挺好的。再说了,我听说你们演员有一门功课就是观察与模仿,这两天你也没少看我和司雯婧她们做爱,总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美少女幽怨地白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会,但最终还是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羞涩地张开了双腿,露出一根阴毛都没有的粉嫩白虎蜜穴:“主人,小母狗阿言想要了,你来宠幸我嘛……”
“咕嘟……”我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虽然明知道林思言此刻是在演的,但是出色的演技还是让她看不出一丝作伪的痕迹,就好像一个真的性奴一样,在向她的主人,也就是我娇嗔承欢。
林思言的白虎嫩穴就这样呈现在我的面前,两片粉嫩的阴唇将桃源洞包裹在一起,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洞口。白天被肉棒狠狠撑开过的痕迹已经在女孩子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下恢复了,又变成了诱人的模样。
尤其是美少女此刻略微有些泛红的俏脸,以及羞涩的美眸,更是刺激着我的情欲,恨不得立刻将她扑倒在地,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到她的白虎穴中,发泄着我的兽欲。
只是我很清楚好菜要慢慢吃,我并没有急着将林思言扑倒,而是指着她身后的椅子:“来,坐到上面去,然后自慰给我看。”
林思言瞪大了双眸,我的命令毫无疑问令她感到有些意外和屈辱。只是犹豫了片刻,她还是遵从了我的命令,将椅子拉到自己身后,坐在了我的面前,一对赤裸的雪白嫩足踩在椅子上,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大分开,露出她光滑而没有一根毛发的小穴。此时的少女正一脸幽怨地看着我,似乎是在埋怨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羞耻的表情、眼神再加上淫荡的动作,又一次挑逗着我的意志力,我暗自里用手捏了一下大腿,这才强行将心中的欲火压下。冷静,冷静,我还有很多玩弄这个美少女的想法呢,现在可不能如此急色。
我脑海里淫荡的想法层出不穷的冒,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白天给林思言破处时的场景,嘿嘿一笑:“林思言,你觉得入巢莳菜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林思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住了。
“就是你白天扮演的那个女孩子,叫我爸爸的那个。”我进一步的提示。
林思言这才反应过来,本来就有些泛红的脸颊更是变得通红:“你……你问这个干嘛?”
“嘿嘿……我想让你再扮演一次入巢莳菜,边自慰边勾引我,就像小说里想的那样,最好再说一遍白天你是怎么被我操被我破处的,怎么样?”我将心里想好的淫荡计划说了出来,心中也有些忐忑,这样子玩会不会有些过火呢?
却不想这一次林思言并没有犹豫,而是一脸妩媚地看着我,雪白的银牙咬住下嘴唇,无比的可爱:“那主人爸爸,莳菜就开始了哟。”
我目瞪口呆,现在我怎么感觉林思言对我的诱惑力比黎星若那个小魔女还要大了?
林思言虽然是学播音主持出身,但对于形体方面的训练却一点也没有落下,她同时也是校舞蹈队的成员之一,因此身体的柔韧度非常的好。
为了能够让我更加清楚地看到她自慰时的模样,两条修长的美腿几乎张到最大,由于椅子不够大,右脚只能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柔嫩的小脚踩在我的腿肉上,惹得我心痒痒,手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抓住了林思言的一只美足把玩。
清纯少女察觉了我的动作,幽怨地瞪了我一眼,还是将玉手逐渐伸向了粉嫩的蜜穴处。我瞪大了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香艳瞬间。
林思言将手指插入到了蜜穴之中,尽管白天已经被我的大肉棒开过苞了,但这个动作依旧让她有些疼痛,或许是触碰到了伤口。少女的眉头紧蹙着,再配上红彤彤的俏脸,和羞涩无比的眼神,格外的好看。
少女开始略带生疏的抽插着,可以看得出,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自慰过。不对,应该说是在今天白天的自慰游戏之前,她都没有尝过自慰的快感。
当然了,白天自慰游戏的时候,林思言刚被我破处,下面疼得要死,自慰自然不会有什么快感。只是当她现在再将手指伸到蜜穴里开始自慰的时候,层层快感就向她袭来,让她渐渐地从痛楚转变为舒爽,一对水汪汪的双眸也开始微闭起来。
我看着有些眼馋,如白玉般的手指在粉嫩的白虎穴中进进出出,时不时地带出粉嫩的媚肉和一丝丝淫水,足可见眼前的这位美少女已经开始发情,只是仅仅是欣赏一个美少女的自慰秀,可并不能满足我的内心。
“快,快说我让你说的话。”如果眼神也有温度的话,此刻我眼神里喷射出的欲火恐怕就要将林思言焚烧了个干净。而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地顺着林思言的美足向上摸,爱抚着少女的美腿。
沉静在自慰快感中的林思言一下子被我的话打断,委屈地看了我一眼,只是我的话她却也不得不听,张开樱唇,从小嘴里迸发出诱人的声音。
“哦……爸爸坏死了……又让莳菜对着你自慰……嗯……好舒服……坏爸爸……就知道欺负莳菜……莳菜的小骚穴都开始流水了呢……”
震惊,无比的震惊。我倒不是因为林思言口中说出的淫话而惊讶,白天玩了一轮色情无比的角色扮演,对于林思言来说上面的台词不说全部背会,但也一定记了个大概,上面各种淫荡的话自然也学了不少。
既然她现在已经彻底放下了矜持,主动对着我喊主人,也愿意继续扮演入巢莳菜,喊我爸爸,那么说出这些淫荡的字句,自然也不在话下。我真正惊讶的,是林思言的语音语调。
一股纯正的萝莉音从她嘴里面说了出来,如果不看她的脸,只听声音恐怕会把她当成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我并不是某些变态萝莉控,对八九岁的小女孩都有想法。只是挺着无比纯正的萝莉音,嘴里却说着这样淫荡的话语,尤其是她口中还叫我爸爸,更是让我欲血沸腾。
我突然想到,林思言是学播音主持专业出身的,模仿不同年龄段人的说话本来就是她的基本功。只是我并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将自己的基本功加入到向我求欢说淫话的过程当中,这让我的肉棒又大了一圈。
我把玩林思言美足的手不由得捏得更紧了一些,惹得清楚少女又叫了起来:
“啊……坏爸爸……又在玩莳菜的小脚丫了,讨厌死爸爸了……哦……不要……爸爸好讨厌啊……就那么喜欢莳菜的脚丫吗……不要舔……好痒啊……”
听着林思言诱惑无比的声音,我忍不住将她的小脚放入嘴里,舔舐着玲珑剔透的玉趾和粉嫩的脚底,又惹得她娇吟起来,“咯…咯咯”地笑着,似乎是被我的舌头给舔痒了。
“坏爸爸……白天就是这样,非把莳菜压在身下,用那么淫荡的姿势帮女儿开苞……还逼着人家舔爸爸的屁眼,要不是爱爸爸,人家才不舔那么臭的东西呢……”
妈的,如果不是我还想继续听你说下去的话,我一定早就把你就地正法了。我心中不住地吐槽着,眼前的少女仿佛是一座宝藏,稚女般的声音不断撩拨着我的神经,让我的肉棒恨不得立刻塞入到某个温暖紧窄的肉洞之中。
“坏爸爸还让人家一边舔爸爸的臭屁眼,一边让人家推着爸爸的屁股,去操小嫣姐姐……哼,我们两个女儿都被爸爸操了,爸爸还不知足,非要莳菜和小嫣姐姐比赛,看谁能让爸爸射精射的更多……莳菜怎么比得过小嫣姐姐嘛,人家才刚被破处,却要玩这么变态的游戏,爸爸坏死了……”
如同小女孩一般的撒娇语气,说的话却淫荡无比,我再也忍不住,将林思言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双手把住美少女的双腿,强行压在林思言的肩膀上,这就使得林思言的整个娇躯被180度折叠了起来,白虎嫩穴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
而少女的手指,并没有继续抽插下去,而是将两片粉嫩的阴唇分开,露出小小的肉腔,娇羞无比的美眸看着我,小嘴又吐露出一句令我彻底发疯的话:“好爸爸……又要操莳菜了吗?莳菜想死爸爸的大肉棒了,快插进来,你的骚女儿最喜欢被操了。”
我大吼一声,龟头对准了少女的蜜穴,腰肢一挺,粗肿的肉棒就齐根插入到少女的嫩穴之中。而林思言也被突如其来的插入刺激得大叫:
“啊……好疼……爸爸轻点……可是莳菜又想被爸爸狠狠的操……呜呜呜……莳菜是个淫荡的孩子……爸爸快来操我吧……”
我已经分不清林思言是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现在的我,只想把肉棒狠狠地奸淫少女的蜜穴,然后将粘稠的精液全部射给我的骚女儿。
少女的白虎嫩穴不愧是名器,层层的媚肉死命地撕咬着我的肉棒,似乎是在阻挠我继续往里插,可是除了给我带来更加舒爽的快感,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而在刚刚自慰的过程中,少女的蜜穴已经开始发情,在不断地向外流着淫水。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只是随着我肉棒地不断抽插,大量的淫水顺着蜜穴和肉棒的交合处不断地往外流,不一会,床单就湿了一大片。
不断涌出的淫水让我的肉棒操起穴来更加地不费力,而且林思言的淫叫声也一阵高过一阵:“好爸爸……操死莳菜了……操死你的骚女儿了……唔……主人爸爸……人家是你的女儿……是你的性奴,是你的母狗……啊啊啊啊……要被主人爸爸操死了……”
萝莉般的声音让我的欲望快要爆棚,再加上紧窄多汁的白虎穴,更是让我舒爽无比,我将整个身子都压在少女的娇躯上,林思言的一对修长美腿顺势夹住了我的腰,让蜜穴更为紧窄,夹得我爽得快要发疯。
我情不自禁地吻住了少女的樱唇,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小嘴里,纠缠着她的舌头。在一愣神之后,林思言也开始回应着我的舌吻,只是略微生疏的动作和不大热情的态度,却说明了什么。
我自然知道林思言心里的芥蒂是什么,亲嘴对于女孩子来说是一个神圣的仪式,一般都是给最心爱的男孩子。只是被我这样一个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夺走了初吻,让她的心理产生了异样的情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晓大大 发表于 2022-7-2 03:13: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快一点啊,每天都在蹲你的更新,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2粉丝

128帖子

发布主题

视频排行榜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关闭

重要通知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SM字母调教圈论坛 节点 - [SSL 09]

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SM字母调教圈论坛 版权所有
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 18 U.S.C. 2257 Statement